高通在5G基礎研究方面的投資價值的問題探討

2019年10月13日03:21:55 武漢江漢炫機通訊官網 102 views xj019.com
摘要

陳立人首先介紹了高通在基礎研究方面的投入和5G研發的歷史。高通自1985年創立以來的企業宗旨就是致力于進行最基

近日,德國專利數據公司IPlytics發布的5G SEP(標準必要專利)排名,引發了業界關于專利數量、質量和價值的關注與討論。高通技術許可業務(QTL)工程高級副總裁、法律顧問陳立人在近日談及5G基礎研發和專利價值等相關問題時表示,高通在5G基礎研究方面進行了長期、大量的研發投入。對于專利價值,僅從數量上進行衡量并不全面,專利的價值需要在市場中體現。

高通在5G基礎研究方面的投資價值的問題探討

5G領先得益于長期、大量的基礎技術研發

陳立人首先介紹了高通在基礎研究方面的投入和5G研發的歷史。高通自1985年創立以來的企業宗旨就是致力于進行最基礎的技術研發以解決無線數字通信中的系統問題。從高通成立到2019年第三財季,高通累計研發投入已經超過了580億美元。高通將每年收入的20%以上投入研發,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比例。在很多公司,包括高科技公司,其研發投入比例都是個位數,極少公司的研發投入比例超過10%,而20%在業內更是非常罕見的。

陳立人指出,基礎技術的研發要有前瞻性,一定要領先行業大概5~10年,時間領先得越長才更有可能深入到最基礎的技術研發。高通早在1988年就開始投入研究2G相關的技術,這些技術在1995年開始得到標準化和商用;高通3G的研究從1997年就開始了,這些技術于2000年左右進行標準化;4G研究早于1998年開始啟動,這些技術于2009年得到標準化和后續商用。高通的5G研發也是如此,高通早在2006年就開始了5G相關的基礎研究工作。這也表明了各代通信技術的研發、標準和商用化時間是有所重疊的。

不僅如此,每一代通信技術都構建在前代基礎之上。在很多情況下,很多3G和4G技術都可以延伸到5G。比如從最基本的物理層看,5G和4G的波形基本原理是一樣的,都是OFDM波形。此外,其他很多通信技術例如信道設置、MIMO(多輸入多輸出)和載波聚合等,5G和4G也是共通的。根據高通內部統計,高通大量4G專利技術在其相關領域可以沿用至5G,因為5G和4G的技術很多方面是相關且可延伸的。歸根到底,高通在5G領域的領先地位,離不開技術研發的積累;離開這些,在5G領域的領先地位只能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陳立人還強調,高通致力于解決系統問題的宗旨還體現在高通研發技術領域范圍之廣。高通研發所涉及的技術領域包括充電、定位、安全、拍照、顯示、視頻、音頻、計算機視覺、指紋感應、云計算、機器學習、傳感器聚合、Wi-Fi、藍牙、基站、汽車、智能城市、半導體等。

以很多手機用戶關注的拍照為例,手機拍照的質量不是攝像頭這一個模塊本身就能解決的。首先,數碼寶貝卡,高質量的照片需要高質量的攝像頭進行拍照,拍照后,照片要在ISP(圖像處理器)和其他軟硬件上對圖像進行處理,圖像處理完成后還有照片信息發送的過程。不管是通過Wi-Fi還是蜂窩網絡,需要把照片的信息發送到另一部手機上,接收照片的手機則需要把整個圖像還原到手機顯示屏上去,因此要解決與顯示相關的很多技術問題,包括調試和顏色保真度等。所以,要做到圖像質量高,需要端到端的每一個環節都做到最優,這樣才能最終做到一部手機上拍的優美照片在另一部手機上看到的效果也很好。這整個處理過程其實是一個系統,而高通在系統級解決方案這方面有著非常豐厚的積累。

高通的兩大業務模式

陳立人還介紹了高通的商業模式。高通擁有兩大業務,一個是技術許可業務,另一個是芯片業務。作為一家解決系統性問題的技術開發企業,高通通過技術許可業務將高通研發的專利技術分享到整個生態系統中。到現在為止,高通在全球簽署了超過300份技術許可協議,獲得高通技術許可的設備數量已經超過110億部。這些許可的設備數量幾乎快達到全球總人數的2倍。高通的技術許可業務收入可為研發工作提供支持,截至目前,高通所投入的超過580億美元的研發費用中,很大一部分來源于技術許可業務所提供的支持。

高通不僅通過技術許可的模式與行業分享其發明創新,也大力支持整個生態系統的發展。在高通的支持下,中國手機廠商加速發展,在行業內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高通與中國運營商的合作也卓有成效。高通內部有專門的團隊為運營商提供端到端的網絡部署和優化的工程支持。另外,高通支持的產業鏈不僅局限于手機廠商或者無線運營商。高通與中芯國際建立了長期合作;同時,與多個不同行業{移動通信、物聯網)的伙伴進行合作,如與聯芯科技及智路資本共同成立移動及物聯網芯片合資企業瓴盛科技;并與騰訊在游戲等方面進行合作,幫助騰訊游戲實現更高效、更低延遲的體驗。此外,高通一直助力中國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在中國開設研發創新中心,建立高校聯合研發項目,并設立了1.5億美元的中國風險投資基金。

專利的價值需要在市場中體現

關于專利價值的問題,陳立人認為,僅從數量上進行衡量意義不大,專利的價值需要在市場中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