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數碼產品設計不及日本:國人都有責任

2019年05月04日13:11:32 武漢江漢炫機通訊官網 130 views xj019.com
摘要

中國數碼產品設計不及日本:國人都有責任

日本作為一個數碼產品的大國,其產品功能和設計一直處于世界領先的水平,同時也誕生過很多享譽全球的公司。相信讀者們看到這里就明白,又要提索尼了。前段時間索尼正式推出了Xperia Z5,那用到爛的“OmniBalance”全平衡設計已于既往地出現在這臺全新的旗艦機子上,姨夫把一個設計倒騰了整整6代機子到底厭不厭?不,索尼真不厭,應該說日本人真不厭。

日本的設計就是這樣的克制,這來源于日本崇尚設計為功能服務的理念(即實用),由此導致不少日本產品的設計都給人呆板的印象。比如日系翻蓋手機,往往都是有棱有角的方塊形狀,線條單一辨析度較低,相比起同時期諾基亞的大膽設計來說還是要遜色一些。

再如近年比較受國人歡迎的MUJI,把他家的設計稱作“性冷淡”的設計都不為過,其強調實用簡約的理念讓喜歡極簡主義的消費者像是找到精神導師一般的欣喜,借此收獲了一大批粉絲。

設計的背后是“摳門”?

日本人之所以如此強調實用,其實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資源相對匱乏所造成的。眾所周知,日本雖不算很缺自然資源,但也算不上豐碩,特別是在自然災害頻繁的大環境下,人們的生活想必不算舒坦。因此,每樣物件的設計都必須要節約,既省料又實用,所以日本很擅長使用天然材料打造產品,也很擅長把產品做得毫無特色,甚至是過于樸素(對于一個用紙做門的民族來說也真是夠摳的)。但也許就是這種善于精煉設計的能力,令當年日本能夠順應現代主義的潮流,讓其產品設計提升到一個新的臺階,為今天我們所推崇的“極簡主義”設計的真正成為流淌在日本產品設計當中的血液和養分

然而資源相對匱乏只是造成日本設計偏向實用化的原因之一,其設計的核心精神“禪”又是從何而來的?傳統可以說是其中一個方面。日本人很注重傳統,也很注重傳承,傳統精神通過一代代人的發展和豐富,不間斷地傳遞下去。茶道、劍道、花道等“道”包含了日本人對于傳統、對于自然、對于人生的理解和感悟,嚴謹、細致、克制,這些精神誕生于日本人對“道”的追求和向往。

另一方面,善于吸收學習也是日本設計能夠崛起的原因之一。日本近現代設計受外國的現代主義影響很深,包豪斯運動推動了現代主義的發展,使得設計真正回歸到平民中來,同時推動了設計的功能化的發展。而受到包豪斯運動及戰后美國文化的影響,誕生了一大批出色的設計師,比如把包豪斯理念傳回日本的水谷武彥、山脅巖、勝見勝、柳宗理等,其理念影響了整個日本設計教育體系,甚至波動了香港、臺灣等地區,同時也為后來的日本設計發展奠定了基礎。

所以說,日本設計是植根于每一個人的基因當中,古時對于設計的文化是出于生存和生活的需要,而到了現代,設計之于日本則是為了讓生活變得更加美好。記得小時候家里有一臺松下的錄像帶播放機,家里人很喜歡用拿它看錄像,但筆者最喜歡的是把玩那臺機子的遙控器。

遙控器的下半部分是一個轉盤,用來控制播放位置(我猜),而轉盤的外框又是另一個轉盤,用來控制播放的快進和后退(還是猜的)。兩個轉盤的做工堪稱完美,手感、阻尼讓筆者至今不能忘懷。如果一臺遙控器都能夠讓小孩玩的開心的話,那這臺產品并不會糟糕得到哪里去(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中國設計不行,每個人都有責任

就像在文章開頭說的那樣,日本總會被拿來跟中國比較。的確,中國近十年所在的階段與日本人都避而不談的黑歷史“逆向制造”時期很相像,所謂的逆向制造,其實就是山寨。對于山寨大家都心照不宣,毫無疑問這是后起步國家都必須經歷的階段,日本、韓國等亞洲國家都曾當過我們厭惡的“模仿者”。但山寨只是過程,有這個過程誕生的思想、經驗和進步,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在此過程中,無論以多么正確的理由去粉飾,也無法掩蓋“盜”的事實。況且在設計、原創意識漸漸崛起的今天,難道還要萬般包庇這種“山寨”行為,而且在明知這種行為是敷衍消費者的情況下?如果連消費者都能夠忍受,那中國的設計確實是無法自救。

另外,基礎教育的缺失也是國內設計面臨的又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往往容易被人所忽視。筆者說的教育不止針對設計行業,更多的是針對普羅大眾。由于中國素來不重視美術、音樂等藝術學科的基礎教育,所以一般的民眾很難具備一定的對設計、對音樂本身的鑒賞能力,因此也會對這些領域中的某些行業存在誤解和偏見(比如經常被人吐槽的服裝設計展),甚至忽視產品中設計的重要性。